绮罗香里留光阴

旁友,你听说过最绮吗(∩ᵒ̴̶̷̤⌔ᵒ̴̶̷̤∩)

轰焦糖:

自从摸透了他们的发型,废萌大头画手持续体验着磕cp的快落!!

就是画风不稳定有点头秃(

以及中间混入了一个...

轰焦糖:

那一天最光阴终于回想起被狗头支配的羞耻(最:我不是我没有??!

辰山野鹅:

想画的东西好多好多,越想越觉得何必压抑自己呢。
我还是继续当一只快落的鹅好了😁😁😁

「D」:

P1    現pa,兩小只初遇。私設如山。

P2,3  劍歌行綺總正太造型。真的很像兩人的崽(。


畫風迷走ing

正太好難,完全不可愛(´;ω;`)ウッ…